分享到:
古代散文_短篇散文-名家散文网
当前位置名家散文 > 经典散文 > 舒婷散文 > 亲,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!
 as  刘亮程散文  test  名家散文  sdf  矛盾经典散文

诗歌里的“木棉花”

http://fyx168.com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9日09:00:10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admin

文/林楚墨

    每年夏时,凌霄花在眼前盛开时,我都会不由得想到舒婷。准确地说,是想到她的《致橡树》。这首诗实在太经典,想忘都忘不了,它是诗歌里的“木棉花”,有着爱情光芒的木棉花。

    在这个美好的春日,“木棉花”来了,“橡树”(尽管舒婷说此诗非恋爱时所写,我还是愿意如此简单意象)也来了,与我们面对面,只三步之距,我可以清晰地端详她。

    客观地说,舒婷不是美人,但我们眼前的舒婷,是诗人舒婷,是《致橡树》的舒婷,我们便不知不觉地诗化了她的容颜。在我眼里,舒婷白皙苗条、优雅从容,我们很难看出她的实际年龄。而这些,其实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,她的诗从未老去。二十余年之后,人们仍会引用“木棉花”与“橡树”。“根,相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”“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,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”,仍是值得今人品味的诗句。在我们的心里,永远记得“木棉”的样子:浪漫、优雅、脱俗,还有坚韧。

    此为舒婷的魅力。在现代爱情越来越像空中的塑料袋一样翻飞时,我们以为人们早已忘了“木棉”式的爱情了。其实不然,依然有很多人记得她。舒婷的到来,仿佛一只优美的蜻蜓,在原本沉寂的水面上,轻轻点了一下,于是碧水荡漾。今天我在听一个女孩子朗诵《致橡树》时,忽然很感动。这个女孩子说她的手心一直在出汗,舒婷说她是在恋爱。而我却在那一刻理解这个女孩子,是与《致橡树》恋爱了,的确是一首可以与之“恋爱”的诗。我一个朋友说,她是舒婷永远的粉丝,每看到舒婷的名字,都会有一种激动涌在胸口。

    永久地爱一个人原来一点都不难。在与一些文字的爱情里,我们从来不问永远有多远。

    有人说,舒婷对文字的感悟能力和她对时代心态的敏锐捕捉,让她在20多年前朦胧诗崛起的年代成为代表人物,成为中国诗界一个不可绕过的符号。此言不虚。舒婷今特意向我们解释了她不属“朦胧派”诗人,我以为她可以不解释,因为我们不介意她属于哪个派系,我们只看诗句里有没有值得回味的品质。

    我算不得舒婷的粉丝,但我与很多人一样,能读出舒婷诗句里的柔情、浪漫与力量。更难得的是,我们在回味舒婷诗句的时候,找到了自己早已远去的纯真。“心和心,要跋涉多少岁月,才能在世界那头相聚”,其实也是我们想要表达的内心。这世间有着无穷多的心魂在孤单徘徊,在寻觅或逃避,同时又渴望相通,却又冷漠相对。而美好的文字,可以给我们一个存放灵魂,或交流灵魂的所在。我们的心,在很多时候非常简单纯朴,无需深刻,于是我们在遇见舒婷的诗句时,不知不觉中,低眉深情。我们很多人的心,在与生活的较量中变得越来越粗糙,不知不觉会像蚌一样,不知何时夹了一粒痛,我们需要柔情与力量来缓释这种成长的痛。 而一些与我们内心相契合的诗句,正好成为我们可以相依的精神支撑。这不仅仅是某一位诗人的诗句,我们在唐诗宋词里也同样可以寻得到。

    很早时,我们看舒婷,觉得她很远。而今天,觉得她很近,近到心与心不用跋涉。我一直安静地看着她,还有她身边的“橡树”陈仲义先生。听说舒婷从不接受记者采访,还听说他们生活很幸福很安静,我忽然想到另一位诗人王小妮的一句话:生活不是诗,我们不能活“反”了,我们要先把自己活成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我欣赏这样的诗人。

本文网址分享:http://fyx168.com/2044.html
古代散文_短篇散文-名家散文网
推荐图文
| 散文名家| 散文欣赏 | 优美散文 | 亲情散文 | 爱情散文

Copyright @ 2010-2011http://fyx168.com All Right Reserved
免责声明: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,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。
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,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!
文章阅读网 电子邮件 xxxxxxxxxxxxx